业务领域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医疗损害纠纷

76岁高龄发生交通事故构成七级和十级两级伤残,获赔315636.77

发布时间:2018-08-15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11日08时许,被告(一)魏广兵驾驶沪D12143号重型厢式货车,沿肥东县长江东路由东向西行驶至长江东路与金阳路交口向北转弯,因疏于观察,碰到沿着金阳路由东向西步行过道路的原告简文英,导致原告受伤。2015年12月9日肥东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作出东公交认字[2015]第28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一)承担本起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安徽省立医院进行救治,经诊断:1、双侧颞叶血肿;右侧颞顶部及左侧额颞部硬膜下血肿,2、蛛网膜下腔出血,3、右顶颞部软组织肿胀,4、双肺挫伤,下肺为著。经住院治疗后原告病情及生命体征平稳,于2015年10月10日转入合肥安化创伤康复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原告治疗终结后,于2016年9月28日在合肥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就有无外伤性精神、智能障碍鉴定。2016年10月12日,原告在安徽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就伤残程度和“三期”(误工期、护理期和营养期)进行鉴定。
另,被告(一)魏广兵系被告(二)上海悦程物流有限公司员工,且其驾驶的沪D12143号重型厢式货车为被告(二)所有,并在被告(三)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江宁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等。
  • 裁判结果:
肥东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13日作出(2017)皖0122民初3289号民事判决: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江宁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在其承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简文英人民币116352.20元;被告魏广斌、上海悦程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简文英其他损失199284.57元;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江宁支公司对本判决第二项中被告魏广兵赔偿的款项在交通事故第三责任险限额内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履行完毕。
  • 裁判理由:
    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原告简文英因交通事故受伤并致残,其要求得到赔偿的理由正当,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但具体的赔偿标准应按法律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的精神来予以确定。本起事故已经公安机关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对此,双方当事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简文英的各项请求中,医疗费,有治疗机构出具的收款凭证,结合原告的病历和诊断证明,可予以确认。关于非医保用药费用,被告安诚财险江苏分公司虽提出应扣除10%非医保用药费用,但此比例系该被告单方估算,,达不到足以证实具体免赔范围的证明目的,且该被告也未举证证明该公司已经对非医保用药费用属于免赔范围的相应保险条款向投保人履行了告知义务的事实,故对该被告上述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住院伙食补助费,其中,安徽省立医院的伙食费2118元,因有医院出具的合法票据应证,本院予以确认。合肥安化创伤康复医院住院期间的伙食费,标准应为30元/天,期限为在该院的住院天数即84天;营养费,标准应为30元/天,期限可根据鉴定结论确定为120天;护理费,标准可按照2015年度全省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计算。护理期限按照鉴定结论可确定为120天。关于护理人数,原告以合肥安化创伤康复医院出具的需要两人护理的证明材料主张护理期120天内按照两人护理计算护理费,事实依据不足。由于事故发生后,原告首先被送往安徽省立医院进行急救,且在该院进行了手术治疗,30天后才转入合肥安化创伤康复医院继续康复治疗,依据常理推断,原告在安徽省立医院住院急救期间的护理人数,应多于至少不低于其在合肥安化创伤康复医院期间的护理人数,而本案中安徽省立医院并未出具原告需要两人护理的证明,同时原告也未提供其已经接受两人护理的证据材料,故仅凭合肥安化创伤康复医院的护理证明不足以证明原告在护理期内需要两人护理的事实,也不足以证明原告实际已经接受两人护理的事实,故对原告的护理人数,本院确定为1人;残疾赔偿金,原告虽系农村居民,且事故发生前两年一直在城镇居住、生活,其残疾赔偿金的标准可以按照上一年度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年数根据鉴定结论作出时原告的年龄,确定为5年。系数根据伤残等级确定为41%;原告诉请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根据原告的伤情以及原告在本起事故中的过错程度等,本院依法酌定为30000元;原告诉请的交通费和鉴定费,均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综上,简文英因本起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197236.5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638元(2118元+30元/天×84天)、营养费3600元(30元/天×120天)、护理费14582.40元(121.52元/天×120天)、残疾赔偿金59769.80元(29156元/年×5年×41%)、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交通费2000元、鉴定费3810元,合计315636.77元。被告上海悦程物流有限公司作为事故车辆的所有人,应对原告的上述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魏广兵作为事故车辆的驾驶人,因在本起事故中存有重大过失,应当与车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安诚财险江苏分公司作为事故车辆的保险人,应按法律规定和保险合同的约定,在保险限额内承担理赔责任。
 

 
QQ在线咨询
155 5540 3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