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医疗损害纠纷

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发布时间:2018-12-02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劳动者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其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劳动关系
 
一、案号: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宜昌中民三终字第00206号;
二、裁判要旨:劳动者超出法定退休年龄后受雇于新单位工作,其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法院应认定该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关系为劳动关系。
三、基本案情:
    上诉人当阳市红旗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红旗煤矿)与被上诉人伍竹芝、张泽萍、张泽梅、张泽东因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当阳市人民法院(2014)鄂当阳民初字第000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在诉讼期间,张厚俊于2014年5月22日因病去世,本院依法通知张厚俊的法定继承人,即张厚俊之妻伍竹芝及其子女张泽东、张泽萍、张泽梅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厚俊于1952年1月出生,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期间,在红旗煤矿从事采煤工作。2011年12月26日,张厚俊在当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体检时发现患有尘肺病,但未确诊,之后进行多次治疗。2013年1月31日,当阳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出院记录载明,出院诊断为:“1、……;2、尘肺?”。2013年4月21日,宜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诊断结论为,煤工尘肺叁期。2013年12月12日,张厚俊向当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其与红旗煤矿之间于2007年2月至2013年12月间存在劳动关系。2013年12月24日,当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了当劳仲案字(2013)第02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以张厚俊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劳动者主体资格为由,决定不予受理。
      原审同时查明,从事井下作业工种男性退休年龄为满55周岁。张厚俊于2012年7月起开始享受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待遇,标准为60元/月。
      原审认为:一、关于案件所涉争议是否已过仲裁时效的问题。《劳动争议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虽然名为独立的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但实为索赔而引发,张厚俊诉讼的终极目的在于获得工伤赔偿,若不为赔偿,则根本不会引发确认之诉。所以案件争议的诉讼时效,应从张厚俊知道自己患有尘肺病之日起计算。张厚俊虽于2011年12月26日在当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体检时发现患有尘肺病,但并未确诊。2013年1月31日,当阳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出院记录仍载明“出院诊断:1、……;2、尘肺?”,直至2013年4月21日,宜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才确诊为尘肺病,2013年4月21日,才是法律规定的“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即为仲裁时效的起算时间,因此,张厚俊于2013年12月申请仲裁,并未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二、关于张厚俊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后到红旗煤矿工作,双方是否构成劳动关系的问题。劳动权是公民的宪法法定权利,劳动法在作出具体规定时对劳动者的资格只作出了一项禁止性规定,即为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中也只是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均要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对达到退休年龄的公民是否能够成为劳动关系的主体,并未作出禁止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对该条规定,应当理解为在符合一般劳动关系构成要件的前提下,劳动者已经开始享受国家提供的养老福利待遇、劳动者的生存权利得到基本保障后,对劳动者提供劳动的事实,应当从法律上认定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形成的是劳务关系,反之,劳动者即使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未享受养老福利待遇的,仍应认定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形成的是劳动关系,由此也能更好的保护老年劳动者的权益。如果说普通劳动者在劳动关系双方中处于弱势地位,需要劳动法去平衡双方的权利义务并加以保护,那么劳动法就更没有理由将处于更加弱势地位的、未享受国家养老福利政策的老年劳动者拒之门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该条应当理解为,劳动者已经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的,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劳动关系终止,本案案情与该条规定不符,不能适用该条规定。2010年3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在给山东高院作出的《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中指出,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从该条规定可以看出,最高法院认为,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农民工,也是劳动关系的合法主体。综上所述,法院认为张厚俊与红旗煤矿之间于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间存在劳动关系。张厚俊陈述2012年1月以后在治疗疾病,未在红旗煤矿工作,且主张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与红旗煤矿间存在劳动关系,但张厚俊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离岗治病是经用人单位同意或是经过双方协商认可的事实,故认为张厚俊的自行离岗行为应当视其为对劳动关系的解除,张厚俊与红旗煤矿之间于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综上,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张厚俊与当阳市红旗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之间于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间存在劳动关系,于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案件受理费10元(张厚俊已预交),减半收取5元,由当阳市红旗煤矿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上诉人红旗煤矿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张厚俊与我公司从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没有相关证据支持。2、一审法院认定张厚俊申请仲裁,没有超过仲裁时效不当。一审中,张厚俊认可2012年、2013年期间没有在我公司上班,时隔两年后张厚俊主张劳动关系,超过了仲裁时效。3、我公司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一审中我公司提供了职工培训表和2012年、2013年全年的职工工资表,证明张厚俊在上述期间不是我公司的职工。要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中“确认张厚俊与当阳市红旗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之间于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间存在劳动关系”的部分。维持“于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的部分。由被上诉人承担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伍竹芝、张泽东、张泽萍、张泽梅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要求驳回上诉,依法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在二审程序中均未提供新的证据。另查明,张厚俊,男,汉族,1952年1月16日出生,公民身份证号码420582195201164291,住湖北省当阳市玉溪镇白石港村三组,于2014年5月22日因病去世。
     本院认为:1、关于仲裁时效的问题。2013年1月31日,张厚俊在当阳市人民医院检查时,并没有确诊为尘肺病,直到2013年4月21日,张厚俊在宜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查时,才被确诊为煤工尘肺叁期。张厚俊于2013年12月13日向当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2、上诉人红旗煤矿主张被上诉人张厚俊于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期间没有在其单位工作,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相反,张厚俊在一审时提供了证人覃万喜、易美胜的证言,二人均证实张厚俊于2007年2月至2011年12月期间,在红旗煤矿上班的事实,同时红旗煤矿具有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的规定,具备下列情形,劳动关系成立,“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其他劳动者的证言”,故原审判决认定红旗煤矿与张厚俊之间成立劳动关系正确。同时,红旗煤矿未对张厚俊进行体检,应承担不利的用工后果。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红旗煤矿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