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医疗损害纠纷

医疗纠纷中的鉴定意见,辩论合理可以推翻

发布时间:2018-09-04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律师观点陈述:医疗纠纷损害责任赔偿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医院过错与参与度的划分,而实践中基本上都采取的选鉴定机构鉴定这种方案,所以一般实践中也该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书作为案件审理的依据,但是该鉴定意见并不是不可以推翻的,如果找到合适理由和证据是足以推翻的。
案件事实:2014年12月9日晚,阴某在家饮酒后前往自家鱼塘看护鱼塘;12月10日凌晨4时左右,阴某被家人发现其瘫倒鱼塘田埂上随即被送往长丰某医院进行救治,该医院门诊医生诊断为急性酒精中毒,给予解酒治疗;7时50分,阴某因突发意识丧失、言语不能,急诊CT检查为脑干出血,随即拨打120要求转院救治。2014年12月10日上午8时16分,合肥急救中心医生赶到长丰某医院门诊部进行急救处置后立即于2014年12月10日上午9时将阴某送到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入院后经该医院CT检查,诊断阴某为脑干出血(出血量约为20ml),阴某于2014年12月15日13时29分因治疗无效死亡。2015年4月27日,该院根据阴某家属申请依法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于10月23日回函,称阴某死后尸体在殡仪馆保存已近十一个月、尸体保存时间过长、脑组织发生自溶、已不具备进行尸体解剖明确脑干出血、脑梗死及死亡原因的条件;当事人未就现有病史资料作为鉴定依据达成一致意见,该中心因本案鉴定材料不充分于2016年3月28日作退卷处理。后经多次协商,当事人就现有病史资料作为鉴定依据达成一致意见,该院依法指定安徽某司法鉴定中心对上述事项进行鉴定;该中心于2016年11月25日作出鉴定意见书,阴某脑干出血是导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长丰双凤医院存在病历书写不规范、病史询问不详细、治疗存在一定的片面性等方面的过错,因医患双方均无法提供在长丰双凤医院的CT片,××演变过程,××进展产生不利影响,其责任程度无法作出准确认定,由法院审理查明不能提供CT片的责任方,确定责任程度;合肥市某院在对阴永贵的诊疗过程中符合诊疗常规,未见明显过错,其医疗行为与阴某的死亡后果之间无因果关系;长丰某医院支付鉴定费10000元。庭审中,经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长丰某医院的诊疗行为与阴某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其参与度应在10%-20%的幅度内。
案件进程:本案一审按照鉴定机构鉴定的责任进行判决,长丰某医院承担百分之二十的责任,后阴某家属上诉提出观点该赔偿责任的依据实际上只是鉴定人在庭审时发表的个人观点,在质询过程中鉴定人也没有释明20%赔偿责任的判断依据。而鉴定人在鉴定意见中的观点却是“因缺失长丰双凤医院脑部CT影像片,无法对患者脑干出血的病情演变过程作出判断”,鉴定人当庭作出的判断与鉴定意见存在矛盾。且上诉人通过庭审发现鉴定人对患者至长丰双凤医院就诊时的脑干出血量是无法做出判断的。首先,由于缺少双凤医院的CT影像片,鉴定人无法判断患者在长丰双凤医院就诊时的出血量为多少,因此鉴定人也就无法判断患者阴永贵当时若得到正确救治被救活的概率,既然无法判断患者被救活的概率,鉴定人提出的被上诉人长丰某医院只承担20%赔偿责任没有依据。
案件结果:本院认为,鉴定机构的鉴定人员在未能查实阴某脑干出血的疾病演变过程时,出庭对长丰某医院的责任比例作出判断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依法不予采纳。结合阴某自身病情危重以及转院时脑干出血的程度,其自身应当对病情发展的后果承担部分责任,综合上述情形,本院依法酌定长丰某医院对阴某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50%的赔偿责任。
   

 
QQ在线咨询
155 5540 3197